当前位置:首页>>最佳女婿最新章节目录>> 第174章 厌胜之术

第174章 厌胜之术

官网:ZuiJiaNvXu.COM    小说:最佳女婿    作者:陪你倒数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一秒钟记住网址,最佳女婿拼音全拼写,ZuiJiaNvXu.COM

项老吓得一怔,没明白是怎么回事。

“何家荣何家荣,你们就只知道何家荣,离了何家荣就不会治病了是吧?!”

藏狄安气的脸都红了,自己医院里难道养的是一群废物吗?

“能治是能治,但是如果由我来主治,治疗时间要长的多,而且效果也不如烧山火来的彻底。”

项老老老实实的回答道,心头疑惑不已,为什么自己一提到何医生,藏院长就仿佛见到了洪水猛兽一般。

“项老啊,这不就对了嘛,这个治病啊,要循序渐进,不能图快,一味的图快,可能适得其反,你回去吧,我相信你,你绝对能把这个病人医好。”

藏狄安一听治疗时间长,有钱可赚,立马换上了一副笑脸,冲项老笑呵呵的说道。

“藏院长,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以何医生的水平,肯定能又快又好的把这病根治掉。”项老急忙说道。

“项老啊,咱医院不能老是靠别人啊,如果碰到疑难杂症我们就请别人帮忙,那我们自己能有什么长进呢?不瞒你说,你进来之前谢书记刚给我打过电话,着重跟我强调了强调这件事,让我们医院以后学会独立自主,努力把医生的医术提高上去!造福清海市人民!”藏狄安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

对于他这种成天跟权贵人物打交道的人而言,信口雌黄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

项老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内心不由有些自责,确实,自此认识了何家荣之后,他心里多少有了一些依赖感,一遇到比较难的症状,他就想着找何家荣。

“那我回去试试?”项老挠挠头。

“去吧,别忘了把我的话传递给你们中医科的人。”藏狄安满意的点点头说道。

此时回生堂内,林羽正坐在厉振生的床上,翻阅着手机上秦朗发来的资料。

资料里面详尽的写着有关于藏狄安的所有信息。

包括他的出生时间,年龄,喜好,家庭组成以及职业履历。

“先生,何必这么麻烦,让我直接弄死他算了。”厉振生颇有些恼怒的说道。

在听到这个藏狄安敢这么跟江颜和林羽作对后,他就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弄死这小子。

对他而言,解决问题最简单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直接将对方干掉。

“那不行,厉大哥,这可不是你当兵那会儿,说杀人就杀人,在社会上,我们要遵纪守法。”林羽笑了笑,“再说,军情处的人最近可一直盯着咱们呢,这种时候,能不惹祸就不惹祸。”

“可是我咽不下这口气去!”厉振生恨恨道,他何时受过这种窝囊气。

对他而言,林羽受气,就是他受气,甚至他比林羽还要气。

“急什么,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林羽笑眯眯的说道,在他捕捉到“酷爱赌博”这几个字之后,嘴角不由的浮起了一丝笑意。

“厉大哥,麻烦你帮我去买点东西。”

林羽从口袋中掏出几张百元大钞递给厉振生。

“不用,先生,我有钱。”厉振生赶紧冲他摆摆手。

“厉大哥,这些东西不同于以往,必须用我自己的钱来买。”林羽说着将钱塞到了厉振生的手里。

厉振生不由心头纳闷,以为林羽是故意这么说的,也没再推辞。

“古玩街有卖桃木牌的,你让他帮我把藏狄安的出生年月日换算成的生辰八字刻上,然后再帮我淘一些押胜钱,最好带有‘千秋万岁’、‘天下太平’或‘宜室宜家’字样的。”林羽嘱咐道。

“什么是押胜钱啊?”厉振生不解道。

“你去古玩市场问一声他们就知道。”

“好嘞。”

厉振生点点头便快速的赶往了古玩街。

随后林羽给秦朗打了个电话,把他叫到了医馆里。

秦朗来后,林羽问道:“秦大哥,你去过藏狄安现在的住址吗?”

“去过,昨天去摸了摸。”秦朗点点头道。

“那你一会儿替我去他家送个东西,没问题吧?”林羽问道。

“小菜一碟!”秦朗颇有些自豪道,开玩笑,像他们这种级别的人物,摸进普通人家里不跟玩似得嘛。

想当初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满是警卫的豪宅溜进去也没有丝毫难度。

到了中午的时候,厉振生便回来了,将买来的东西递给林羽。

林羽查看了一番,确认无误后,将押胜钱往桃木牌上用力一按,押胜钱便硬生生的刻进了桃木牌里,随后他递给秦朗,说道:“秦大哥,帮我把这个桃木牌送去藏狄安家里,找客厅西南方位一个隐蔽的地方藏好。”

“先生,您这是做什么啊,费这么半天劲,就为了送东西给他啊?咱不问他要东西就不错了!”厉振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哈哈,厉大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听说过厌胜之术吗?”林羽不由被他逗笑了。

“没有。”

厉振生和秦朗齐齐摇了摇头。

“其实照理说,我不该用这种手段报复他的,但是,是他先使用见不得人的卑劣手段在前的,我这么教训他也不为过。”林羽冷哼了一声,接着道,“厌胜之术最初是古代的一种巫术,后来演变成了民间一种避邪祈吉的习俗,就是利用镇物的摆放达到驱邪避灾的作用,精通此道的人,可以用镇物改变他人的运势,你们可以理解为诅咒,轻则使人病痛不断,重则让人家破人亡。”

“先生这是要他家破人亡?!”厉振生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兴奋道。

“这招高啊!隐蔽,高效,难以追查!”秦朗也是连连称赞。

“……”林羽。

这俩当兵的戾气太重了,动不动就要打要杀的。

“我跟他的仇还没深到那种地步,只是通过这块桃木牌压制他的运势,如果他不起贪欲,不去赌博,对他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他非要去赌的话,那必然会十赌十输。”林羽耐心的跟他们解释道,内心叹息不已,厉振生和秦朗什么时候也能像他似得这么文明。

整人也可以整的很文明嘛,为什么非要打打杀杀的。

中午一过,秦朗便拿着林羽给他的桃木牌便摸进了藏狄安的家里。

此时藏狄安和他老婆都在单位,所以秦朗不紧不慢的将木牌黏在西南角的沙发底下,这才闪身离去。

“藏院,晚上摸两把去?”

晚上下班的时候,荀副院长特地跑到院长办公室,一脸讨好的冲藏狄安笑道。

“摸啊,当然得摸啊,我这两天手气正旺着呢。”

藏狄安一听顿时来了兴致,随后收拾东西跟荀副院往外走去。

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前面突然窜过来一个身着黑色背心的男子,肌肉挺鼓鼓的,十分健硕,正是秦朗。

“我们先生说了,您今晚上运势不佳,不想输个底朝天,就打道回家。”

秦朗看到藏狄安后,笑眯眯的冲藏狄安提醒了一句,随后不等他回话转身就走了。

“这人谁啊?神经病吧?”

藏狄安和荀副院互相看了一眼,纳闷不已,不知道秦朗是怎么知道他们晚上要去赌博的。

“不用管他,疯子吧可能是。”荀副院示意藏狄安别理他。

两人找地方简单吃了点东西,便去了他们经常去的茶楼。

“哎呦,藏院、荀院来了啊,马爷他们也是刚到,等你们呢。”服务员笑着招呼了他们一声,示意他们楼上请。

藏狄安和荀副院上到了楼上的一处雅间,里面早就坐了两个留着平头的男子,看起来三十四十岁,都穿着紧身黑短袖,其中一个年岁大些,戴着金链子的男子就是马爷,客气的跟藏狄安和荀副院打了个招呼,随后开始洗麻将。

这家茶楼局子里有些关系,所以不怕查,他们在这里玩的也安心,来时带的都是现金。

今天晚上藏狄安的手气格外臭,总共玩了九把,九把全输,其中还有五把点炮,带来的两万开钱输了个精光。

“草他妈的,什么手气!”

藏狄安往外走的时候恼怒不已,气的破口大骂。

以他的水平不应该啊,迄今为止,他在赌桌上还没输的这么狼狈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胜多输少。

“偶尔手气不好也正常,藏院,明天来咱再捞回来。”荀副院陪着笑说道。

第二天下班藏狄安跟荀副院又一起往外走,早就等在门口的秦朗再次就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我们先生说了,您今晚上运势不佳,不想输个底朝天,就打道回家。”

跟昨天的话一模一样,说完他不等藏狄安答话,转身就走。

“操你妈的,傻逼啊你!”

藏狄安气的破口大骂,昨天晚上他就输了,结果这个神经病今天又来咒他。

“别理他,藏院,今晚你手气肯定爆棚。”荀副院陪笑道。

结果这一晚上,藏狄安又是连输十三把,其中八把点炮,四万块钱再次输了个精光。

“操他妈的,怪了!”藏狄安往茶楼外走的时候气的脸都绿了。

“藏院,您这两天手气着实怪啊,要不咱歇一段再来吧。”荀副院也纳闷不已,害得他也输了不少。

“不行,老子必须把本捞回来!”藏狄安非常不甘心。

次日下午还未下班他就直接叫来了荀副院,跟他往医院外面走去,左右看了眼,生怕再次碰到秦朗。

好在这次他们顺利的出了门口,但是就在他们俩人打车的时候,秦朗突然窜了出来,笑眯眯的说道:“我们先生说了,您今晚上运势不佳,不想输个底朝天,就打道回家。”

说完他转身一溜烟儿就跑了。

“我草你妈!”

藏狄安气的鼻子都冒烟了,抓起一块石头就朝着秦朗消失的方向扔了过去,可惜秦朗早跑没影了。

“藏院,要不咱今晚上别去了,这小子邪门的很啊,前天昨天连说了两天,您两天都……都真的输了个底朝天……”

荀副院长满脸冷汗的说道。

藏狄安后背也已经是一身冷汗,感觉心里瘆得慌,不由的夹了夹怀里厚重的手提包,这里面放着的可是二十万呐,今天晚上要是再翻不了本,回去被他老婆一查,非挠死他不可。

犹豫片刻,他用力的咬咬牙,说道:“走,上车,老子就不信了,今晚上要是再输,我就去吃屎!”

最佳女婿全文免费阅读,请认准最佳女婿小说网址:ZuiJiaNvXu.COM,最佳女婿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最佳女婿林羽江颜免费全文阅读,就到最佳女婿小说网!

喜欢最佳女婿小说吗?喜欢陪你倒数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