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最佳女婿最新章节目录>> 第663章 痛苦的回忆

第663章 痛苦的回忆

官网:ZuiJiaNvXu.COM    小说:最佳女婿    作者:陪你倒数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白色 选择字体: 宋体 黑体 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一秒钟记住网址,最佳女婿拼音全拼写,ZuiJiaNvXu.COM

高子珊闻言面色一喜,满脸兴奋道,“哎呀,这么快啊?!”

“那是,你也不看看冷哥是谁的人!”

叶瑞宽自信从容的一笑,昂首道,“今天下午的时候冷哥就给我打过电话了,说晚上就能把这对狗男女的手交给我!”

“手?只看手,能确认他们死了吗?!”

高子珊面色一沉,眼里闪过一丝阴冷,寒声道,“你跟冷哥说,我们要见的是那个小贱人和那个臭小子的尸体!”

“说您的也对!”

叶瑞宽冲母亲点了点头,深以为意,是啊,要是冷哥这帮人随便拿两只断手糊弄他,他也不知道啊!

说话间,他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兴冲冲的说道,“冷哥,事情都办好了吗?!”

“办好了!”

电话那头的冷哥低声答应了一句,接着说道,“我现在就在你和你妈吃饭的西餐厅外面,你直接出来吧,看看有没有问题!”

“啊?”

叶瑞宽微微一怔,显然有些意外,诧异道,“您在我们吃饭的餐厅外面?您怎么知道我们在哪儿吃……”

“少他妈废话!你忘了老子是干什么的吗,查你还不跟玩儿似的!”

电话那头的冷哥十分不耐烦的打断了,沉声说道,“赶紧出来!约定好的东西,我都给你带来了!”

叶瑞宽闻言面色微微一变,咕咚咽了口唾沫,小心道,“冷哥,你给我带的是他们两人的手……手吗?”

虽然刚才说话的时候他一副淡定从容的模样,但是此时想想那种血性的场景,他内心不由怦怦直跳,胃里也不由翻江倒海般的难受。≦看最新≧≦章节≧≦百度≧≦搜索≧≦品≧≦书≧≦網≧

“不错!”

电话那头的冷哥声沉催促道,“等你看了就知道了!”

“不行,要看尸体,尸体!”

相比较叶瑞宽,高子珊倒是淡定的多,而且脸上还带着一种异样的兴奋的光芒,迫不及待的跟儿子催促了一句。

“那什么,冷哥,我想了下,觉得最好还是看下尸体……方便确认……”

叶瑞宽强忍着胃里的不适,冲冷哥说道。

“妈的!”

电话那头的冷哥闻言气的骂了一声,沉声道,“尸体也在,你出来就看到了!行了,别他妈废话了,赶紧给老子出来!”

“啊?尸……尸体你们也带来了?!”

叶瑞宽心头一颤,面色不由有些微微泛白,这着实有些出乎他的意料,看来冷哥这帮人解决掉叶清眉和那个何家荣之后,便直接赶来了这里,胆子真够大的!

“瞧你那没出息的儿样!简直跟你那个废物老子一模一样!”

高子珊看到儿子脸上的惧意,沉着脸冷冷的骂了一顿,接着站起身,搓着自己的手,神情迫切的冲儿子喊道,“走,我陪你一起出去看看!看看这个小贱人这下还怎么跟老娘还嘴!”

叶瑞宽咬了咬嘴唇,显得有些紧张,不过略一迟疑,还是站起身,跟着自己的母亲往餐厅外面走去。

此时天空中下起了雾蒙蒙的小雨,分不清到底是下雨还是下雾。

叶瑞宽和高子珊出去之后没有看到冷哥等人,不由好奇的四下打量了一眼,见也没有什么显眼的车辆,两人顿时狐疑的对视了一眼。

“你不说他们在外面了吗?人呢?!”

高子珊有些疑惑的冲儿子问道。

“是啊,这人都没来,急着叫我出来干什么?!”

叶瑞宽左右望了一眼,见因为空气中水汽太重的缘故,此时街道上的车非常少,道路两头被雾气遮盖,也看不清路上有没有车,他便直接掏出手机给冷哥再次打去了电话,一边张望着一边问道,“喂,冷哥,你在哪里呢?!”

“我就在路东边!你往东看!”

电话那头的冷哥沉声说道。

“东边?我没看到啊?!”

叶瑞宽不由往路中间走了走,伸着脖子一边张望一边疑惑的说道。

“你往路中间走走!”

冷哥继续说道,“我们马上到!”

“好,好!”

叶瑞宽一边答应着,一边往路中间走了走,朝着冷哥所说的方向张望过去,果然便看到两道昏黄色的灯光从雾气中射了过来,随后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的朝着这边开了过来。

想看番外的兄弟姐妹可以关注下:问雅pnds886呀,以后会有番外更新。

叶瑞宽面色一喜,用力的朝着黑色轿车挥了挥手,同时冲电话说道,“冷哥,我看到你了……”

但是就在他说话的刹那,原本速度很缓的轿车突然猛地加速,朝着他狠狠的撞了过来!

“砰!”

一声闷响,叶瑞宽压根还没反应过来,便被轿车撞飞了出去,身子跌在地上滚出去了足足有六七米远。

但是那辆黑色的轿车压根没有丝毫的停留,朝着叶瑞宽的双腿就轧了上去。

“咔嚓”两声脆响,叶瑞宽的双腿陡然间在车轮下诡异的弯曲了起来,他身子猛地一挺,打了个哆嗦,翻了个白眼摔在地上,顿时没了动静。

“儿子!”

高子珊身子猛地打了个哆嗦,尖叫一声,朝着叶瑞宽狂奔了过去。

因为刚才那一切发生的太快了,所以等高子珊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儿子已经彻底的晕了过去。

“宽儿,宽儿!你醒醒啊,宽儿!”

高子珊扑跪到儿子跟前,双手将儿子的身子托扶了起来,大声的哭喊道,“宽儿,你可千万不要吓妈啊!”

说着她猛地抬起头,冲停在前方不远处的黑色轿车嘶声吼道,“你疯了啊!”

黑色轿车后座的窗玻璃摇下来,接着便看到冷峻男从里面探出头来,眼神冰冷的回头望着高子珊冷冷道,“放心吧,你儿子死不了,但是你记住,下次你们两个再不知死活的去招惹何先生和叶小姐,那你和你儿子,断的就不仅仅是腿了!”

话音一落,冷峻男便把玻璃摇了上去,接着黑色轿车迅速的消失在了大雾的夜色里。

高子珊冷冷的望着远去的黑色轿车,回味着冷峻男刚才那句话,不由惊诧的愣在原地,一时间都忘记哭了,自己不是花钱请他们去解决掉叶清眉和何家荣吗,这帮人怎么说倒戈就倒戈了呢?!

她百思不得其解,叶清眉不就是一个黄毛丫头吗,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会让天朗集团的人为她卖命?!

“呜……”

此时她怀中的叶瑞宽顿时呻吟一声,显然被疼醒了。

“儿子,儿子!妈这就送你上医院,这就送你上医院!”

高子珊望着面色惨白,满头大汗的儿子顿时间泪如雨下,内心陡然间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高子珊这边痛不欲生,但是林羽和叶清眉那边却是其乐融融,谈笑自如。

林羽和胡擎风越聊越投机,酒也喝的越来越多,不过胡擎风的酒量非常好,喝了得近两斤白酒了,说话谈吐还是十分的条理清晰,仅仅嘴稍微有些打飘而已。

至于林羽,因为酒量不行,他早就服下了先前研制好的解酒药丸,所以虽然跟胡擎风喝的差不多,他脸上也同样没有丝毫的醉意。

“胡大哥,既然今天我们两人聊得这么投机,有些话,我也就现在直说了!”

林羽端起一杯酒,冲胡擎风笑了笑,打算开门见山。

“何兄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有什么话,你……你本来就不必藏着掖着,但说无妨!”

胡擎风拍着自己的胸膛,嘿嘿笑着,豪爽的说道,“只要我……我胡擎风能够办到的,我一定竭尽全力,在……在所不辞!”

林羽点头笑了笑,问道,“胡大哥,你可听说过神木组织和剑道宗师盟?!”

原本稍显醉意的胡擎风在听到这话之后面色瞬间一变,眼神顿时灼热了起来,刚才那微醺的醉意也似乎在一瞬间荡然无存!

“何先生所说的,可是倭国的神木组织和隶属于倭国政府的剑道宗师盟?!”

胡擎风铁青着脸说道,“据我所知,剑道宗师盟的性质,跟我们华夏军情处的性质极其相似,是吧?!”

胡擎风作为玄术界的一大高手之一,自然对军情处有所了解。

其实像他这种人,怕的倒不是警局的人,怕的是军情处的人!

而他之所以如此小心谨慎,将自己和雁草堂隐姓埋名,也是为了避免被军情处找上门。

林羽见胡擎风听说过这神木组织和剑道宗师盟,面色顿时一喜,急忙点点头,兴奋道,“不错,没想到胡大哥竟然对这个剑道宗师盟如此了解!”

“啪!”

林羽话音一落,胡擎风手里的酒杯顿时被他硬生生的捏碎,胡擎风的手掌中,也陡然间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林羽和叶清眉见状都不由一愣,不知道胡擎风怎么突然间如此击的激动。

就连面色淡然的百人屠也不由好奇的看了胡擎风一眼,印象中,他还是头一次见胡擎风这么炸毛呢!

“深仇大恨,胡某怎敢轻易遗忘!”

胡擎风眯着眼冷冷的咬牙说道,眼中满是愤恨的目光。

林羽从胡擎风的神情中似乎猜出了什么,低声问道,“胡大哥,您的意思是说……你跟这剑道宗师盟……有什么仇恨?!”

“何兄弟,你不是外人,胡某也不瞒你!”

胡擎风转过头冲林羽说道,“胡某虽然姓胡,自称是丹青妙笔胡步思的后人,但是,我跟胡步思之间,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

“没有血缘关系?!”

林羽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

“不错,我父亲确实是胡步思的亲孙子,但是,我却不是我父亲的亲儿子,是他晚年捡来的!”

胡擎风冲林羽摊牌道,“虽然我们不是亲父子,但是胜似亲父子,我父亲见我天赋异禀,没有丝毫保留的将我祖爷爷胡步思传承下来的丹青妙笔手法和玄术功法教授给了我!”

林羽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他实在没有想到,原来胡擎风并不是真正的胡家后人!

“这丹青妙笔的手法和玄术功夫可谓是我们胡家的传家之宝,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传家之宝,我父亲和我母亲,才……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胡擎风说话间顿时哽咽了起来,紧紧的钻出了拳头,眼眶泛红。

这个三十多岁的铁血汉子不怕刀枪加身,却被陈旧的记忆瞬间击溃到双眼含泪。

林羽等人看到他的神情,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忍心打扰他。

“何兄弟,不瞒你说,当年杀我父母的,就是剑道宗师盟的这帮小鬼子!”

胡擎风咬了咬牙,眼中迸发出极大的恨意,再次紧紧的捏了捏自己手里几乎粉碎的酒杯,压根不在乎手上传来的疼痛感,恨声说道,“他们当年找我父亲就是为了这丹青妙笔的手法和玄术功法,我父亲誓死不教授他们,但是我母亲担心我父亲的安危,将仅存的几本玄术功法交给了他们……但是……但是……”

说到这里,胡擎风的声音再次哽咽了起来,面色悲痛无比,眼眶中的泪水更盛,努力的昂了昂头,这才没让自己眼里的泪水滚出来。

“后来他们还是杀了伯父跟伯母对吧?”

林羽面色沉重,轻声的说道,他能够体会到胡擎风那种心如刀割般的感受。

“这帮没有人性的畜生!”

胡擎风怒喝一声,将自己手里的酒杯狠狠的拍在桌上,眼中的泪水陡然间滑落,“我们胡家一十二口人,无一幸免,要不是当时我被我妈送去了姑姑家,恐怕我也早已经死在了他们的手里!”

说话间,他再也隐忍不住,眼中的泪水陡然间滚落出来。

百人屠听着胡擎风的遭遇,看到胡擎风泪流满面的模样,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但是眼中却陡然间迸发出了一丝极大的寒意,噌的抽出手中的匕首,迅速往胡擎风跟前一扔。

“砰”的一声闷响,匕首陡然间扎到了胡擎风面前的桌子上,吓的众人皆都不由一颤,皆都惊诧的望向百人屠。

“哭管什么用,现在,给你一个报仇的机会,干不干!”

百人屠冷冷的冲胡擎风说道。

本书来自

最佳女婿全文免费阅读,请认准最佳女婿小说网址:ZuiJiaNvXu.COM,最佳女婿拼音全拼写,一秒钟记住网址。最佳女婿林羽江颜免费全文阅读,就到最佳女婿小说网!

喜欢最佳女婿小说吗?喜欢陪你倒数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